当前位置: 首页 > 都市情感韩君天温慧丽最新章节列表

都市情感韩君天温慧丽最新章节列表

主角叫韩君天温慧丽的都市情感书名叫《修罗殿》,是作者亮剑天下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玄武那随手一掌,就拍死了秦门的大师兄!一时间,剩余的秦门弟子,再无一个敢上前。韩君天就像没事儿一样,衣冠整齐,在宾客席上,坦然落座。玄武则是侍立一侧,手中还抓着赵欣。韩某只是来找个座位,各位继续。翻开手头的文件,似乎疑惑于大厅的寂静,韩君天挑眉说道:刚才只是一点小插曲,大家不要放心上,先来个音乐。台......

第4章 赵欣死了

韩君天微笑着,但他的笑容,却让人觉得像恶魔。

韩,韩家小废物,你说谁找死?

老半天,胖子吴亥才硬着头皮,挺身而出。

想博得女神好感,指着韩君天,越说越激动:韩家余孽,给珍丽道歉,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年的韩二少啊,谁特么还卖你这个熊脸

唾沫横飞之际,一只素手,幽灵般按在他的后脑勺。

啪!

瞬息,杯盘狼藉,汤汁飞舞,吴亥那肥猪脑壳突地扎在酒桌上,顿时引发一阵惊叫。

玄武冷若冰霜,出现在吴亥身后,毫无动静的看着死肥猪在汤汁中挣扎。

说话,要有礼貌,特别是要先弄清楚,你是要跟什么身份的人说话。

她冷漠地说着,环视一圈,美眸中利芒闪过,说道:我们少爷的话,从不说第二遍,安静,听到没有?

突然间,大厅里真的安静了。

看着玄武牢牢摁着吴肥猪,大家都很识趣,就连刘珍丽也是口水直咽,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而且,这不过就是一个没资格追求自己的舔狗,她更是犯不上替舔狗出头。

就连这里的保安,也是目目相觑,没敢插手。

哪里来的杂毛,敢在本小姐的婚礼上打人,给你脸了?

后台的帘子突然被拉开,一个如花似玉、身材高挑的的女子,穿着蓝色婚纱,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,正是新娘何悦盈。

在她的身后,则是跟着和赵欣有几分相像的新郎赵克,还有赵克的父亲赵高阁,以及何悦盈的父亲何建安。

这三人看着活泼娇蛮的何悦盈,眼里满是宠溺。

作为海城如今的第一豪门,何悦盈面对韩君天,可谓是气势十足:杂种,想死成全你,吴起,打死他算我的!

清脆的喝声,在这寂静的大厅中传出去很远,但却没有人回应。

吴起?死哪去了?

这把何悦盈气个半死,平时当她的舔狗,关键时刻掉链子,真是岂有此理!

何小姐,大师兄他这时,秦门弟子面面相看,一个人猛咽口水,终于壮着胆子说道:他死了!

何悦盈表情呆滞,半晌没反应过来。

反而是赵高阁,这时脸色一变,阴沉喊道:欣儿?你把欣儿怎么样了!

他认出了玄武手里的赵欣。

赵克闻言,也是脸色一变,气势汹汹地骂道:贱女人,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真以为海城是你家后花园,你最好放开我姐

何建安终于沉不住气,作为在场地位最高的人,他觉得自己是时候站出来了。

咳嗽一声,威厉的道:杀了吴起,还要动我女婿的家人,这位小兄弟,我看你是奔着我何建安来的啊?

呜呜!

看到连何建安都在,赵欣眼中,顿时腾起泪花。

刚才被众人围观,是她这辈子最屈辱的时候!本以为报仇无望,没想到,这煞笔竟然敢主动招惹何家。

只要何家肯出手,等韩家余孽落到她手里

砰!

一个念头间,赵欣被扔到地上。

砰砰!

两颗子弹紧擦着她的脸颊而过,惊得赵欣呜呜直叫,恐惧不已。

还给你们?欧凯。

单手拂开大衣,把玩着漆黑的手枪,韩君天邪恶的一笑:刚才我倒数三秒,给赵小姐道歉的机会,她没有珍惜。所以现在,我再倒数三个数,如果她能爬到你们的脚底下,我就不开枪,否则

话音未落,就见赵欣扭动着腰肢,奋力爬了出去。

她不想死!

三二一。

韩君天的声音,宛若从地狱而来。

住手!何建安大惊失色,却没能阻止。

最后一声枪响,赵欣的脑袋炸开了花,一颗子弹送她上了西天。

当着赵高阁赵克父子的面,赵欣就这么死了!

连杀两人!

还是在首富何建安的面前,他疯了?!

吴亥和杨红等人脊背发凉,突然感觉,自己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。刘珍丽更是两腿发软,直咽口水。

何悦盈被吓得捂着耳朵低头尖叫。

揽着爱女,何建安的脸色阴沉至极:朋友,这么不给何某面子,哪条道上的?

今天是他爱如珍宝的女儿的婚礼,在海城还没有人,能在闹事之后安然脱身!

如果不是韩君天手里还有枪,让他摸不着路数,早就叫人把这个愣头青打死了。

道上不敢当,就是你们吞了我韩家的,得给我吐出来。韩君天粲然一笑:如果硬要说的话,你们就当,我是来讨债的?

又随意说道:刚才,就当是收了点利息吧。

这时,赵高阁和赵克,才认出韩君天来。

小杂毛,原来是你啊

赵高阁的脸上,满是怨毒:老何,他就是韩家余孽,当年那个被他老子亲手送进监狱,被判终身监禁的废物,越狱了,居然还这么不知死活,跑回来兴妖作怪!

哪怕以前韩君天还叫过他一声赵叔,眼看着赵欣就这么脑浆迸裂死了,赵高阁也只想把这小杂毛弄死,剁成肉泥。

更何况,他对韩家毫无半点愧疚之意。

人往高处走,他当年是识时务而已,何错之有?

韩家的余孽?越狱犯?

何建安闻言,马上放松下来。

一个越狱犯而已,有点蛮力,从监狱里偷把枪,根本就不必放在眼里。

这时,何建安身后的一个保镖,突然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,无法确定其来源,还是说道:家主,不可轻敌。此子是个危险人物,万万不可留。

何家虽然武者上千,但是为了万无一失,属下建议,还是让莫供奉出手。也只有莫供奉,才能百分百杀掉他,永绝后患。

杀鸡焉用牛刀,莫供奉是我何家的供奉,一年只为何家出手一次,好刀用在刀刃上。

一个小小的韩家余孽而已,让莫师父出手,他还远远不够格。

我的手下,分分钟送他去和他那死鬼父兄团聚。

是么,就凭你手下的那几把废铜烂铁?韩君天淡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