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相思意桃花依旧笑春风在线免费阅读

相思意桃花依旧笑春风在线免费阅读

人气满满的小说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是网文作家相思意 的优质力作,陆舜瑶江凌是这部小说的主角,情节概述:如意铺离将军府有些距离,江凌走到半路,途经一家客栈时出了点事。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经过的这家客栈老板娘叫做王二娘,是个泼辣美人,经商手段很高,但为人脾气不是很好,江凌路过的时候,正好听到她扯着嗓子讲话。哎呀,姑娘不好意思啊!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!这儿人少我根本没看清,真是对不住!要不我给你擦擦!江凌 ......

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第6章 赐教

陆舜瑶家里也只有一个祖奶奶,这几日去了栖灵山礼佛,她干脆住在静林馆后头女眷住的厢院里。

夜色浓浓,星子点点,她负着手慢悠悠地从学堂往女眷厢院走去。

经过学堂长廊的时候,陆舜瑶突然听到了一阵笛声。

幽远绵长,断断续续,一首曲子吹得磕磕绊绊还时不时停一下。

她驻足,侧耳听了会儿,确定这人是在吹《渡魂》。

陆舜瑶皱着眉头,在黑暗中踌躇了一下。

笛声还在继续,吹到了第二小节。

也不知为什么,陆舜瑶脑子里跳出了江凌两个字。

整个静林馆大半夜还在吹《渡魂曲》的想都不用想只有他一个人。

唉。

陆舜瑶在黑暗里轻轻叹了口气。

她转过身,循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天色暗,她特地找了盏小灯笼,远处的长廊一片漆黑,灯笼下晃出几圈影子,像是鬼魅如影随形。

陆舜瑶走了没几步,行至长廊尽头,再绕了个弯,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靠着假山的一抹身影。

灯笼发出的光勉强照亮方圆环境,她依稀能看到少年两手控着竹笛,将它放在唇边,吹着熟悉却破碎的曲子。

滚开。

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陆舜瑶愣住,提着灯笼走近了些,少年注意到了光亮,但依旧没有回头,略弯着脊背目光沉沉地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东西,冷冷道:

我不吃。

说完,又拿起竹笛,抵在唇边准备继续吹奏。

陆舜瑶伸长脖子看过去,发现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本乐谱,这乐谱她很熟悉,正是《渡魂》。

合着他原来根本不会吹这首曲子。

难怪

陆舜瑶放下灯笼,走近了两步,冲着面前的人喊了句:江凌。

笛声戛然而止,江凌总算发现来的人并不是将军府的仆人,他放下笛子,扭头往后看过来。

这一眼,将他赤红的眼睛都暴露个彻底。

站在他后面的果真不是将军府的人,一个个头玲珑的姑娘立在无边暗色里,脚边摆放着一盏小灯笼,默默看着他。

江凌身子侧过来,蹙着眉头,细长的眉眼里满含凌厉,跟夜色一样凉。

他说:别烦我。

陆舜瑶由衷感慨这人的脾气真不好,却动也没动。

她感觉自己像是撞破了人家最想隐藏的私密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

她端详着他的背脊,薄薄的一层衣服将他并不强壮的身躯勾勒出单薄的线条,他的后背弯着,有些低了,似乎再低几分就能低进泥土里。

陆舜瑶不知道刚才自己有没有看错,他似乎眼睛红红的,像刚哭完。

她仰起头,看到所在竹林的上空,斑驳竹叶里头的一轮明月,长长叹口气。

叹点什么她也不清楚,她就是莫名想叹气。

她想着,这人脾气看着不好,可是他长得真好看,而且他哭的也好伤心。

莫名就勾动了她的恻隐之心。

眼看着他又要继续吹笛子,她赶紧上前,一把按住他手腕。

江凌怔了怔,忽然怒道:我说了我不吃,滚开!

身上的戾气陡然迸发,脸庞紧绷,目光噬人,看起来凶相毕露很是可怕。

陆舜瑶更用力摁住他手腕,他大概是断断续续没多少进食,手下力气虚软,竟然被她轻易制住。

她定定看着江凌,很认真地说道:我不是来劝你吃饭的。

江凌抬起眼,握着竹笛的手指骨发白,看着她不说话。

陆舜瑶说道:你的曲子吹错了。

听到这句,江凌脸色一僵。

喉头上下一滚,眼里的暴戾敛了几分,换上怀疑。

陆舜瑶见他软了下来,松口气,手下放开他,终于将那句自听到笛声后就憋在心里好一阵子的话给说出口:

你这竹笛吹得也太难听了。

说完这一句,就看见面前这人双手用力抓着竹笛,一双眼睛在黑夜里红的像野兽,死死盯着她。

陆舜瑶不知道江家小少爷脾气到底差不差,但颇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,她很想说点什么,比如你不要太难过了,但猛地想起来,说这些话其实更空落,恭谦王死的时候多少人见了她都和她这么说,可她半点没有因此就不难过,甚至别人越说,她的悲伤就愈加蔓延增长。

两人间一时无言,陆舜瑶心里合计着到底该和他说点什么还是就这样转身离开,没想到他先开口。

江凌捏着竹笛脸色沉沉,低声问道:哪里错了?

陆舜瑶愣了。

江凌皱了皱眉,又问她:你说的,哪里错了?

陆舜瑶懂了,提着灯笼靠过去,蹲在地上,翻着摊开的乐谱指了指第二小节中的某段,说道:这里错了。

江凌看了半晌,问:哪里有错?

陆舜瑶又指了指,说道:这里,你把这儿的音漏了。

大和的民俗,若吹渡魂,则必须从头到尾吹完一首完整的《渡魂》,不得错一个音方能让亡魂安息,若是有错就必须整首重来。

陆舜瑶也看出来了,江凌此人在音律上的造诣恐怕平平,吹了半天都没发现自己吹错了曲子。

江凌神色复杂,盯着那本乐谱,又拿起竹笛放在唇边,开始磕磕绊绊地吹着渡魂第二小节。

陆舜瑶站在假山边上听着,听着他时断时续地吹奏。

吹着吹着,实在忍不住了,凑过去又摁住了他的手腕。

江凌抬起头,这次的脸色稍微好了些,只是冷着眉眼问道:又怎么了?

陆舜瑶张了张嘴,很想说照你这样的吹法,镇远大将军的魂魄恐怕得永远留在黄泉路无法安宁,但瞄一眼他瘦到脱相的侧脸,只能叹口气。

她蹲到他身边,伸手夺过他手中长笛放到唇边,眼神没有看乐谱,静吸口气,顿时清越的笛声如山泉鸣涧,响在漆黑夜空。

第二小节重复吹了三回,她才把笛子放下,伸手递到他面前,问道:怎么样,这回学会了吗?

怎料江凌没有接笛子,目光古怪地瞪了她一眼。

怎么了?

他没说话。

陆舜瑶把笛子更递过去点,长笛那端直接戳在他手心,问:你不吹了吗?

江凌缓缓摇头,将长笛接过去,目光不知有意无意,在她刚才嘴唇相抵的地方流连了会儿,才若无其事地挪开。

《渡魂》再次响起,这次的笛声相较之前总算有些进步,但可惜还是吹错好多。

陆舜瑶在心里头感慨孺子不可教也,心想江凌这辈子恐怕也和音律无缘了,这天赋何止是平平,简直太平平了,她要是乐师,能被他气死

魔音穿耳,她受不住了,蹲到江凌身边,说道:江凌,我可以教你的。

江凌不理她。

她以为江凌没听见,又大声重复了一次。

江凌还是不理她。

这回陆舜瑶知道了,江凌是故意不理她。

得,不理就不理呗。

人家并不想搭理她,她又何必自讨没趣。

算起来现在夜深了,她也困了。

陆舜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伸着懒腰想站起来,腰板挺直到一半,冷不防额头上抵上了一根微凉坚硬的物体。

她翻着眼睛向上看,差点把自己眼睛翻得背过去,看到正戳着自己脑门的就是那管竹笛。

她撅着眼,问道:你作甚呀!

江凌端着竹笛,往后收了力道,淡淡地说:请赐教。

把赐教说的如同下战书似的也就他一人,陆舜瑶伸出两根手指夹着竹笛把它从脑门上挪开,抬起起脑袋问道:赐什么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