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安意薄煜然薄总的宠妻101式完整版免费阅读

安意薄煜然薄总的宠妻101式完整版免费阅读

书名为《薄总的宠妻101式》小说是金牌作者酒熙欢霓 最新推出的一部现代言情虐文,小说是以安意薄煜然之间纠缠为主线内容,书中描述了:听闻此话,她脊背一僵,连手中的餐勺都当的一声掉到了盘子里。上次仅仅是吃饭就够惊心动魄的,这次他竟然让她去住两天。安小姐?”林岩奇怪地问道。她才连忙吞了吞口水,回答道:好的,我准备一下就去校门口找你。”挂了电话,安意拨了会所的电话,想到接下......

完结版虐恋文《薄总的宠妻101式》由著名作者“酒熙欢霓”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安意薄煜然、安意薄煜然,小说文笔成熟,故事顺畅,值得细细品读。

《薄总的宠妻101式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听闻此话,她脊背一僵,连手中的餐勺都当的一声掉到了盘子里。

上次仅仅是吃饭就够惊心动魄的,这次他竟然让她去住两天。

“安小姐?”林岩奇怪地问道。

她才连忙吞了吞口水,回答道:“好的,我准备一下就去校门口找你。”

挂了电话,安意拨了会所的电话,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,头皮一阵发麻。

会所那边周末是最忙的时候,如果她周末请假,主管肯定会开除她的!

可是主管的电话接通时,主管却同意了,因为201包房的客人这几天出差,她可以不用去会所报道,只要201包房的客人到会所时,她能赶回去就行。

安意松了口气,但想到薄煜然,一颗心还是攥得紧紧的。

去别墅的一路上,她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,绝不能再像上次那样怯懦,这次一定要勇敢。

车子到达别墅后,林岩给她打开门,带着她进了房间里面。

进了客厅后,林岩让她坐在沙发上等一会儿,然后便上了楼。

两分钟后,林岩从楼上跑下来,有些歉意地讲道:“安小姐,总裁还在工作,您在客厅等他吧。”

安意局促地冲林岩点了点头,讲了声好的。

乖巧又谨慎的模样看的林岩有些着急,他又低声问道:“安小姐有什么想要的,想吃的吗,我让人给您准备。”

安意抿唇看向林岩,她想说她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,但是这话怎么能讲,所以她微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没有,谢谢。”

但林岩见了可急坏了,他好不容易把安小姐接来了,是让安小姐和自家总裁培养感情的,但安小姐这么紧张,一定是还没感受到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诚意。

于是乎,林岩对厨房的人吩咐,把各种好吃的点心都准备一些,然后又派人把20岁的女孩可能喜欢的礼物都去买一遍。

别墅的佣人很快开始在茶几上摆盘,出去买礼物的佣人们也很快把一件件礼物堆在客厅里。

越来越多的东西堆积在安意面前,安意的心越来越慌,毕竟,无功不受禄,而薄煜然既然将她接到了他的住处,肯定是准备让她做什么的,就好像安云瑶小时候扔给她一件不稀罕的玩具,她就得帮安云瑶解决所有的假期作业。

可是,薄煜然到底想让她做什么?

晚上吃饭的时候,安意仍旧没见到薄煜然的人,林岩告诉她,薄煜然还在忙。

她提心吊胆地吃完晚饭,别墅的佣人将晚餐送进了薄煜然工作的书房,男人都没有出现。

不是让她陪他吃饭,那是要做什么?

用完晚餐后,佣人们开始收拾餐桌,林岩告诉她,薄煜然还在忙,如果她累了就自己先睡觉吧。

房间门打开时,安意看着房间里面,心更慌了。

房间里面粉色系的装潢,透着奢华与高贵,即便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安云瑶的房间,都不能比得上这间房间的十分之一,最关键的是,那张床是张双人床!

“安小姐,您先进去吧,总裁忙完了我会告诉您的。”

“唔……好。”

安意的脸忽的惨白起来,她想挤出一抹笑表示客气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林岩看着安意进去,门关上时,他一脸困惑,安小姐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,难道是晚餐吃坏肚子了,可是安小姐都没吃几口饭啊?

……

凌晨两点钟,薄煜然开完电话会议,才想起他派人把安意接来了。

“她呢?”

一直在等着自家总裁问的林岩,听到这俩字差点激动地哭出声,总裁,您终于记起还有个安小姐呢!

可是……

“这个时间,安小姐应该已经睡了。”

林岩讲的有些无奈,但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句,“总裁要去看看安小姐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薄煜然从书房出去,回到自己的房间,正准备开灯,床上就传来一道怯生生的声音。

“可以……可以不开灯吗?”

听闻安意的声音,薄煜然回眸朝着床上看去,他竟然没察觉自己的房间多了个人!

他现在虽然坐了轮椅,但没戴面具,的确不方便开灯。

只是那个小女人刚刚讲了什么,不开灯?

“我知道薄先生接我过来的意思,我准备好了。”安意讲的磕磕绊绊的,声音一直在颤抖。

薄煜然才明白过来,这个小女人是误会了他的意思,跑来献身的。

他划着轮椅过去,故意逗她:“准备好了?”

声音落下,床上传来闷闷的一声嗯。

薄煜然继续靠近,轮椅划到床边时,他闻到从自己的床褥间散出的陌生的少女体香,呼吸跟着有些烫。

“你知道,我双腿动不了。”

安意听到轮椅的声音越来越近,脸涨的通红,用蚊子般的声音支吾道:“我可以……主动帮您。”

“比如说,怎么主动?”

问着话,男人一把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。

安意吓得身体猛地抽搐了下,她从没做过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,可今晚她就要成为这个毁容又残废的陌生男人的女人了。

她认命地死死地闭上了眼睛,泪又不受控制地掉了出来。

被子下的风景让薄煜然愣住了,他没料到,这个怕他怕的要死的小女人,竟然敢什么都不穿地躺在他的床上。

他原本只是想逗逗这个小东西,可看着眼前模糊的曲线感,他竟然有反应。

薄凉的空气侵袭着安意的肌肤,她浑身僵硬着,连气都不敢出。

但是她等了好久,都没等到男人有所动作,难道他是在等她主动?

可是,她不会啊!

咬着几乎被咬破的嘴唇,她颤抖着问道:“薄先生,我没经历过……你能不能教我?”

话音刚落,从她身上掀开的被子便又落到了她的身上,男人低哑的声音越来越远。

“想主动要先克服对我的恐惧,没准备好,不用逼自己敷衍我。”

跟着关门声响起,安意惊惧地打了个哆嗦。

许久后她才回过神来,愕然地看着门口的一片黑暗。

薄煜然竟然没有要她,也没有责怪她,甚至他还从房间退了出去,让她能安心穿衣服……

薄先生,似乎和外界传闻的,一点都不一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