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【全章节】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陆舜瑶江凌 完整&全文阅读

【全章节】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陆舜瑶江凌 完整&全文阅读

陆舜瑶江凌小说叫《桃花依旧笑春风》,作者是相思意,剧情非常饱满,为您提供桃花依旧笑春风小说完本阅读。桃花依旧笑春风小说主要讲述了:如意铺离将军府有些距离,江凌走到半路,途经一家客栈时出了点事。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,他经过的这家客栈老板娘叫做王二娘,是个泼辣美人,经商手段很高,但为人脾气不是很好,江凌路过的时候,正好听到她扯着嗓子讲话。哎呀,姑娘不好意思啊!我不是故意泼你水的!这儿人少我根本没看清,真是对不住!要不我给你擦擦!江凌......

第9章 圆满

仿佛是看出她的怀疑,江凌松了手,轻声说:是叶副将。

---------------

顿了顿,又说:他不是故意的,不要和叶家人说。

陆舜瑶:叶副将在教你?

江凌低头嗯一声。

她嘴唇嗫嚅,似是不解,问道:你为什么、为什么

江凌看她,像在看一个陌生的看客。

他的目光很淡,似乎含着警告,警告她不要追问下去,这个问题显然他并不想回答。

陆舜瑶很固执,她看着江凌流血的小腿,又看着他腰间的短笛,她问他:你到底为什么会受伤?

江凌看着陆舜瑶,夜里的月光如水清凉,给她的脸蛋也蒙了层银色的光泽,像个很漂亮的瓷娃娃,更把她眼里的疑惑忧虑也照得一清二楚。

他放松了身体,不知怎么突然就想笑,可他很久没笑了,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,似笑非笑静了好一会儿,才低沉地开口——

郡主。

陆舜瑶闻言抬头,等着他的下句。

岂料就没有下句了,他叫了声她的名字,又低头看着地面。

陆舜瑶觉得自己能被他憋死,她凑过去,手肘轻轻碰他,问道:你叫我做什么

江凌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腕。

他盯着她,认真且郑重地说:我爹是将军。

她点头:我知道。

你之前说过,他是一个英雄。

陆舜瑶接着点头。

英雄的儿子,不能是个脓包。

说完,他松了扣住她的手。

他的眼神很沉重,也很深邃,是一种不同于十五岁少年的老成。

陆舜瑶默默把手背到身后去。

良久,她轻声说:可你也不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。

江凌曲起腿:叶副将不是故意的,是我让他用真剑。

讲完这句,他又扣着树桩想要起来,小腿颤颤巍巍,血滴子不停下流,又渗人又触目惊心。

陆舜瑶反应过来,一伸手把他双腿都摁住。

江凌痛的倒吸口气,脸色阴沉地望着她。

陆舜瑶自己也惊讶万分,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给摁住了

江凌冷冷地说:闭嘴。

她双手唰地收回来,不防右手也沾了血,这么一动,血滴都溅了两滴在自己脸上,白玉似的脸蛋上几点红点,瓷娃娃遇上了个手生的师傅,金贵的脸颊都害的染成梅花。

江凌向她伸手,问:有没有利器?

啊?

刀、或者匕首。

他皱着眉,我的佩剑放在房里。

哦陆舜瑶埋头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匕首,放到他手里。

匕首是极奢华精致的一小只,缀满宝贵的珠玉,脱鞘时露出一截锋利的冷光,吹毛断发,削铁如泥。

是陆昀留给她的遗物。

江凌接过匕首,划开自己小腿处的裤子,露出里面胡乱包扎起来的几条布条。

包扎的手法十分生疏,看着更像是完全乱缠了几下便算了。

江凌把布条扯下来,露出里面长长的一道伤疤,血肉都模糊到一处,流的血多了,乍一看都成了黑色。

他一咬牙,扯下袖口的布料,长布条在腿上裹了几圈,把伤口随意地包了起来。

陆舜瑶问:叶副将怎么不带你去看大夫?

我没让他知道。

江凌低着头说,动作不停。

没让他知道?

这是咬牙硬挺着,死活坚持到静林馆才去处理伤口?

陆舜瑶复杂地看他一眼,何必呢。

真的是头犟驴。

沉默片刻,陆舜瑶说:江凌。

江凌在伤口处打了结,轻轻应了声。

你这样子对自己,老天都看不下去。

江凌听完,慢慢抬起头。

他没看她,反而一直仰着脖子,看向头顶的一轮明月。

不是青天白日,脑袋顶上只有圆滚滚的月亮。

今天是十五,圆月的光辉很满,辉映人间。

这种圆月寓意圆满,被人载以思念,引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为它着墨。

可谁说圆月就一定是圆满的。

至少在江凌的眼里,她看到的一轮明月不是圆满,而是孤独。

刻骨的孤独。

他低声说:老天看不下去?

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僵硬。

陆舜瑶觉得他有异样,没接话,江凌于是又重复一遍:老天看不下去?

只见他一只手捂着流血的小腿,一只手指着上空,靠在树桩上说话都无力,但仍然言辞凌厉,脸色发寒,厉声说道:老天爷他能看得见吗?他看不见!不然他不会收走我阿爹!

我阿爹一生戎马,忠肝义胆,为国家鞠躬尽瘁,到头来落了个什么下场!别人死在战场上好歹马革裹尸,我阿爹却死得那么惨!他的尸体都给老鼠啄烂了,那两个畜生!他们把我阿爹的手脚看下来喂狗!

老天根本没眼!就算有,也是瞎了眼!他什么都看不见!什么都看不见!

他捏紧拳头,目光非常痛苦,说话的声音到了后来已经嘶哑,一边说一边流泪,浑身僵硬,抖得厉害。

他不是在同陆舜瑶讲话,也不是在问老天爷,他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应该问谁。

猝然失去双亲的十五岁少年,纵然心里始终铭记父亲同自己说过的话,男儿郎为将者,忠义比性命更重要,当死于边野而非温床,肩担万里河山,心怀苍生大义,为国为民,肝脑涂地死而后已。

但到底才十五岁,那样年少,他有泼天的恨想要报,有千斤的痛不知何处放,到头来也只能问问老天,问他为何不长眼,问他是不是真的看不见。

可惜老天不会回答他。

江凌哭得很惨,虽然没有放声大哭,但是他每说一个字眼泪就往下掉,一双眼睛通红通红,手指也不指着天了,收回来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,带血的指缝间流出清澈水液,压抑着发出低低的呜咽。

——他的眼睛比血还红。

陆舜瑶不由想到之前叶魏紫讲他亲眼看着母亲撞死在棺木前的话,动了点儿恻隐之心。

她小小地凑近江凌,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他,嘴唇张合几下,说:这个给你。

江凌没理她,手掌用力搓了下自己的脸颊,抬起头就看到自己面前一只白嫩手掌捧着一块帕子。

他扭过头,冷冷地说:不用了。

陆舜瑶说:你脸上都是血。

江凌抬手去擦,但他刚摸了自己的伤腿,双手本就全红,越擦脸上越红,根本擦不干净。

陆舜瑶看他兀自擦拭半天,叹口气还是自己动手了,帕子在他脸上使劲搓过去,还算白净的皮肤也都搓红了。

江凌任由她不温柔地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。

风吹动竹林发出沙沙响声,他们隔在这一方静谧里,没人来打扰。

江凌靠着树桩坐着,他的腿上胡乱帮着自己撕下来的衣料,绑的乱七八糟,血很快把布条又染红,但至少没再往下滴。

陆舜瑶看得出来,他很痛,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。

江凌动了动,他撑着地勉强站起来,低声说:我走了。

陆舜瑶说:可是你的腿还在流血。

没事。

陆舜瑶看着他惨不忍睹的小腿。

她想了想,说:明天阿宋来静林馆看我,我到时候让他带点伤药回来。

不用。

这人

陆舜瑶追着他跑,在他身边跟着,说道:那你什么时候回将军府,就去找大夫给你看看吧,我知道上京有条平安河,河东的回春堂里有个老大夫,用药很准

江凌:

江凌:你到底想干嘛?

陆舜瑶掏出刚才给他擦脸的帕子,在他面前提着晃两下。

你受伤了,受伤了就要看大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