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苏冉澄陆靳淮小说免费萌宝助阵,妈咪快入怀无广告(完整版/大结局)

苏冉澄陆靳淮小说免费萌宝助阵,妈咪快入怀无广告(完整版/大结局)

完整版小说《萌宝助阵,妈咪快入怀》是君梓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冉澄陆靳淮,内容主要讲述:从酒店出来后,苏冉澄逃命似的奔跑,使劲跑,生怕那个男人会追上来。确定那些人没有追上来之后,苏冉澄连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。报了自己新公寓的地址,不过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。从出租车上下来,她扯了扯自己被那男人撕开的裙肩,还能堪堪的能把肩头遮住,心里暗骂着,这个可恶的男人,真是气人!正要走进这个看起来还不错......

第8章 想跟你深入谈谈

那一抹俊逸身影在客厅的简陋沙发坐着,尽管是在这个不大的小公寓里面,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,仿佛周围简陋的物件都只是他脚底的沙漏,

他优雅尊贵如同神邸。

苏冉澄想,这么个出众的男人为什么就这么纠缠她呢,而且口口声声说她是林澄,甚至说是小宸宸的生母。

她的目光悠悠的转向陆靳淮旁边坐着的小家伙,粉雕玉啄的可爱的要紧。

这么可爱好看的孩子,她怎么可能会是他的母亲。

苏冉澄收回心绪,无奈的摇摇头低头洗青菜,她最近一定是被这个男人搞得有些神志不清了。

这些,都不关她的事情。

洗菜切菜,准备下锅。

虽然是刚刚过来住没多久,不过公寓里米油盐等都已经准备充足。

她擦了擦湿哒哒的手,踮起脚尖准备拿柜子上面的一瓶酱油。

然而她伸手捞了半天都没有拿到,正准备搭凳子再拿的时候,身后突然覆上一具温热的胸膛,随即一股霸道的专属于某个人的气息席卷而来。

苏冉澄手瞬间僵硬,保持着踮脚的姿势不敢乱动。

腰间,覆着炽热而宽大的手掌

陆靳淮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,大手扶住她的细腰,手臂微微一伸便帮她将柜子上的酱油拿了下来。

他嘴角微微上扬,神情带着抹隐隐的促狭,蓦然俯身在她耳边轻吐温声道:小馒头,小矮子。

语气夹杂着丝丝令人想入非非的暧昧。

苏冉澄脸色轰的瞬间红起来,喉间微微蠕动,有着被他隐隐调戏之后的尴尬之感。

陆,陆先生苏冉澄手忙脚乱的推开陆靳淮,往旁边走了好几步,直到与他有点距离站着。

嗯?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客气的叫过我。陆靳淮充满侵略性的目光瞅着她,将她小脸上局促的小变化尽收眼底。

她尴尬或者不好意思了都会耳朵红红,手会紧紧的捏住自己的衣摆,像一只惊慌却装作淡定的小白兔一般。

四年前是这样,四年后亦是如此。

陆靳淮的眼神微微深了些。

苏冉澄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,稍稍稳了稳心绪,直视他淡淡说道:谢谢你帮我拿酱油下来,你可以先出去了,厨房烟气重。

陆靳淮听了她的话,转而随意的扫了眼不大的厨房,似是中肯的出声配合道:烟气是挺重的,我和陆慕宸对吃的没讲究什么,随便做点就行。

好。

直到陆靳淮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,苏冉澄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,而自己腰间刚刚那股触感,她还能隐隐的感受到。

这个男人,可怕。

做了四菜一汤,很简单轻淡,因为苏冉澄不爱吃辣,家里都没有准备辣的东西。

在餐桌边坐好后,苏冉澄先给正在坐在位置上动来动去的小家伙盛饭,顺便给他倒了杯牛奶,还放了根吸管。

吃饭的时候不准动来动去。陆靳淮瞅着自己的儿子,严肃的出声训道。

陆慕宸闻言,乖乖的坐着不敢动了,伸手接过苏冉澄递过来的牛奶,小嘴微张咬住吸管嗦嗦嗦的喝着。

苏冉澄瞧了眼严肃样的陆靳淮,心想,这个男人对儿子还挺严格的,而且动不动就训宸宸,宸宸是有些小调皮,但是看得出来是怕老子的。

陆靳淮对上了她探究的视线,嘴角微勾,愉悦的回望她。

而这个眼神,苏冉澄深深的感觉到,他又在调戏自己。

她微微沉下脸,啪的一声将一碗饭放到他的桌前。

陆靳淮丝毫不介意她的不高兴,端起碗筷优雅的进食。

用餐时,呈现一片安静。

大橙子,你家就你自己一个人吗?饶是宸宸率先打破沉静,咬着吸管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苏冉澄正在给他夹肉,闻言温声回道:是啊。

没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在吗?

在大别墅家里的时候,四周都有佣人保镖,还有管家叔叔,爷爷奶奶也经常来看他,所以宸宸觉得大橙子家也一样的吧。

没有噢,我家人在另一个城市呢。苏冉澄笑着回答道,可提到家人两个人,她的心隐隐难受了些。

从小到大,她的家人,也只有妈妈而已。

那个名义上的爸爸从来没过问过她们的生活。

陆靳淮很快的捕捉到了苏冉澄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,随即伸手抽了张纸巾粗鲁的擦了擦宸宸嘴角的牛奶,沉声道:吃饭的时候不准讲话!

宸宸撇撇嘴,低头乖乖吃饭,小身子下意识的往苏冉澄旁边挪了挪,都快要挪到她怀里了。

望着可爱的宸宸,苏冉澄瞬间乐了,开心的将他抱进自己怀里,一口一口的喂小家伙吃饭。

许是投缘,她对宸宸有种微妙的感情,很深的感觉。

吃到一半的时候,房间内的手机泠泠作响。

她忙放下宸宸,起身往房间内走去。

是妈妈打过来的电话,问她在这边的工作怎么样。

苏冉澄随意回了几句,并嘱咐妈妈照顾好自己,便把电话挂了。

她转身刚要重新走出去,就见一抹高大的身影直直逼来。

进了她的房间,然后迅速关门。

苏冉澄微惊,随即看着面前俊美的男人不悦道:陆先生你这是要干嘛?

陆靳淮脸上带着抹邪肆的笑意,隐隐透着股威胁和压迫。

自然是想跟你深入谈谈。

苏冉澄:深入是几个意思?

陆先生,请您自重。

陆靳淮无视掉她脸上的愤怒,迈开步子悠悠的朝她这个方向走来。

生怕他是要对自己做什么不轨的事情,苏冉澄吓得往旁边一躲。

然而,他的脚步却是停留在了一旁的梳妆台前。

手骨分明的大手轻轻捏起梳妆台上的一个相框,深邃的黑眸隐约浮动着些许光芒,俊脸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如魅如惑,嘴角恰到好处的紧抿着。

狭小的房间内,苏冉澄感觉有些压迫,压迫得自己的心脏忍不住砰砰直跳。

半响,陆靳淮抬起头看向她,眼底恢复了如常的平静。

苏冉澄,你说不认识我,可以,你终会再次爱上我,因为这是你这一生注定改不了的命运。

他的声音磁性带感,却是满满的带着笃定。

他为什么这么肯定?凭什么?

苏冉澄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随意的瞟了一眼他认真的神情之后,微微动身从他的身旁擦过,想要出门。

陆靳淮却在此时突然攥住了她的手腕,迫使她靠近自己身边。

陆先生?

我叫陆靳淮,林澄我告诉你,你永远也摆脱不了一个叫陆靳淮的男人。

当初是她先招惹他的,是她让他失了心,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,说不认识就不认识。

苏冉澄的脸色沉下来,实在是觉得陆靳淮有些过分了。

两人僵持之时,客厅外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水杯撞地声,透过房门传过来,在这安静的时候格外突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