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夏九歌楚墨笙医妃报仇要趁早大结局

夏九歌楚墨笙医妃报仇要趁早大结局

穿越重生虐爱小说《医妃报仇要趁早》捎带悲伤色彩,夏九歌楚墨笙是这部小说中塑造的主角,作者狐狸小姝 目前已创作完成。文中内容概述:四下看了看,夏九歌在心底算计了一番,想着扬一把毒药,再溜走的机会有多大。见她大眼睛不停的转动着,楚墨笙忍不住鄙视的哼了一声。这个小丫头倒是精明的很,只可惜,她是夏家的女儿。注定与自己不共戴天。一旁肖策也盯着夏九歌,全身防备。随时准备动手。这一对主仆根本就是狼一样的存在,夏九歌还是收回了心思。小心翼翼 ......

第10章 是你诱惑本王的

苏太医尽管开口。夏九歌没有受伤的手握了握拳头,收在袖子里,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。

她现在还不能与这个人闹掰。

苏清眯了眸子,笑意渐上眉稍,五官如画,缓缓开口:我想知道,这是什么?

一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瓶子。

这瓶子夏九歌自然识得,却不动声色的笑了:这是苏太医的东西,竟然来问我,太医到底是何意?

拿过瓶子又细细看了一遍,苏清顺手又放回了袖子里:其实你看到这个,就应该知道,我是什么人了。

耸了耸肩膀,夏九歌低垂着眉眼转了转眼珠儿。

也明白这个苏清应该是楚墨笙的手下,不然也不会这么难缠了。

她当时给楚墨笙下了剧毒,绝对是要人命的,不想他不但没死,还带着大军归来,只能说明他的身边有高手。

看来,这个高手就是眼前的苏太医了。

这只是一瓶止痛药。夏九歌衡量了半晌,才低声说道:不过,世上也只有这一瓶。

她是有随向空间,可这空间无法生出任何东西来,只有储物功能,这止痛药是她前一生收在空间里的。

听到这话,苏清面色不怎么好看,拧眉看她:是什么人配制出来的?

我师傅。夏九歌随口说道:只是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世上了。

她的话落,苏清的脸上就多了几分遗憾。

半晌,才摆了摆手:罢了,我会对候爷说你的伤势严重,需要好好休息。

便一脸失望的拎着医药箱离开了。

他可是大楚有名的神医,是皇上花重金请到太医院做提点的。

当然,他的医术确实高超不凡。

苏太医慢走。夏九歌眯了眸子,笑意挂在脸上。

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冷哼一声:夏雨歌,楚嫣然,我陪你们慢慢玩!

一字一顿,咬牙切齿。

自从穿越,她就一直备受他们的照顾呢!

一向有仇必报的她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果然是蛇蝎毒妇!窗外,楚墨笙冷哼一声,已经纵身跳下高大的树身,缓步走到了房门处:留你在这世上,就是祸害。

身形一闪,已经站到了夏九歌对面。

脸上闪过一抹冷芒。

四王爷还真是命大!夏九歌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她当初可是对他下了毒手,怕是不会善了:不过,这光天化日之下,擅自闯进候府,不太合适吧。

楚墨笙又上前一步,逼着夏九歌退了一步。

有何不合适,本王是与夏大小姐幽会来的。楚墨笙不断的向前走着,眸色清冷,那张让人想入非非的脸上,多了几分凛然杀意。

让夏九歌心里没有底气,咬了咬牙:站在那里别动,否则我喊人了!

喊吧!楚墨笙的腿已经恢复如初了,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夏九歌的功劳,可楚墨笙却一点都不感激她,因为她当时也险些要了他的命。

他知道,她是真的要杀了他。

非礼了夏九歌没有犹豫,开口大喊,下一秒,楚墨笙却抬手捂住了她的嘴,另一只手动作极快的反手剪了她的双手,让她没有机会下毒。

夏九歌也不是吃素的,被反剪了双手,抬起膝盖狠狠向楚墨笙的双腿之间撞过去。

用尽了全力。

她与楚墨笙之间已经不共戴天,不是他死,就是她亡!

所以,她不能手软。

楚墨笙半点都不敢小瞧面前的小丫头,全身防备着,在她的膝盖以万均之势撞过来时,侧身避了开去。

脸上也带着几分了然,心下更是佩服。

这一交手,他就知道她不会半点武功,可反映速度却极快,动作也快过常人。

非礼吗楚墨笙避开她的攻击,吁出一口气来,看着她晶晶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狠戾,竟然笑了一下:那本王如你所愿好了!

说着,手上用力,将她整个人推到了床边,猛的按倒,压在了身底下。

楚墨笙武功极高,夏九歌也只能出其不易,此时此刻,就有些被动了。

此时楚墨笙整个人压着她,一边在她的耳边低语:你说,候爷要是知道你与本王幽会,会不会暴跳如雷,还会处处护着你吗?

被捂着嘴,夏九歌只能拿眼瞪向楚墨笙。

很后悔当初没有看着他断气身亡再离开。

有过一次交集,她便知道,这个人心狠手辣,腹黑无情。

说着,楚墨笙低头就咬上了夏九歌的脖子,痛得夏九歌颤抖了一下。

恨不得将楚墨笙碎尸万段。

随即楚墨笙松开捂在她嘴上的手,直接扣住了她的下颚,双唇就凑了上来,直接咬住了她的唇瓣。

非夏九歌太过被动,倒是还算镇定,此时张嘴欲喊非礼,却被楚墨笙占了先机,霸道而凶狠的吻着她。

一只手扣着她的双手,另一只却没有闲着,探进她的衣领里,在胸前腰间翻了个遍。

他在找那块牌子!

可惜,会让他失望了。

只是她也不爽,他这样明目帐胆的非礼自己,却是力气不济,无力反抗。

直到她找机会咬了他一口,他才停了下来。

手上的动作却没停,顺着腰间继续向下寻找着。

非礼啊,来人啊夏九歌大声喊着,奋力挣扎,眼珠子都红了。

虽然楚墨笙只是在找东西,可也将她摸了个遍,让人忍无可忍。

楚墨笙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:是你勾引本王,何时又成了非礼?

手上用力,已经扯断了夏九歌的腰带,这是要动真格的。

四皇子是想公然与皇上作对吗?夏九歌喘着粗气,心底没了底气,咬牙切齿的说道:这样对四皇子并没有半点好处,我要不要嫁给太子,不取决于任何人,只取决于皇上!

她可不想被他非礼。

本宫的腰牌呢?果然,楚墨笙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下,低声喝道。

他其实很想好好教训教训夏九歌,太嚣张跋扈了,他们之间的梁子结大了。

你放开我,我拿给你!夏九歌转了转眼珠,吁出一口气来,更觉得自己太弱了,竟然无力反击,险些就被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