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(厉天行厉雪菲)小说镇北王在线阅读

(厉天行厉雪菲)小说镇北王在线阅读

提供吉祥妹妹作品厉天行厉雪菲最新章节,厉天行厉雪菲无弹窗,更新厉天行厉雪菲速度第一,请各位书友加入收藏。镇北王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这样的故事:酒店外。避免轰动,厉天行的座驾已经换成了一辆普通商务。挽着厉天行胳膊的女孩抬步间微微踮起脚尖,尽量让脑袋与他的肩头持平,这样才能看的仔细些。我脸上有花?厉天行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。没有啊,我害怕这一切都是梦,害怕你再次离开我的视线。厉雪菲脸色认真,美睫一张一合,显的十分灵动。这一幕。不禁让跟在后面的咏......

第3章 五年在朝,战功赫赫!

酒店外。

避免轰动,厉天行的座驾已经换成了一辆普通商务。

挽着厉天行胳膊的女孩抬步间微微踮起脚尖,尽量让脑袋与他的肩头持平,这样才能看的仔细些。

我脸上有花?厉天行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没有啊,我害怕这一切都是梦,害怕你再次离开我的视线。

厉雪菲脸色认真,美睫一张一合,显的十分灵动。

这一幕。

不禁让跟在后面的咏擎心头一动。

世上已经很久没人能齐肩于少帅左右了。

此情此景,可称一句;公子世无双,陌上人如玉。

然而,这份足以印在咏擎心底的美好场景,没过多久便被一道外来的声音给破坏了。

你们几个给我站住!

只见刘思敏气喘吁吁地从不远处追了过来,并指着厉天行的鼻子吼道:你这个扫把星,一回来就害人。

厉雪菲嫁入林家可保一辈子衣食无忧,成为人上人,我们两家也会水涨船高,但这一切都被你这个畜生毁了!

言罢。

抬手就准备抽向厉天行。

但就在这时,厉雪菲站了出来,面露不善,你动一个试试?!

你!

刘思敏愣了一下。

她还是头一次在一向温顺的厉雪菲脸上见到这个表情。

厉天行拍了拍厉雪菲的肩膀,意识他来处理。

你牙口结实吗?只见这位笑了笑,突然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嗯?

刘思敏再次愣住。

突然间,一道巴掌在眼中不断放大。

沉重的巴掌声伴随几颗掉落的牙齿响彻现场。

牙口也不怎么样嘛。

噗!

厉天行这话一出,厉雪菲忍不住的笑出声来,哥哥实在是太坏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刘思敏也终于明白厉天行先前为什么那般问她了。

深深的羞辱感强过疼痛,几乎让她抓狂,你这个小畜生竟敢打我?

这时。

一直沉默不语的咏擎猛然睁开双眼,再敢无礼,我杀了你!

嘶!

接触到咏擎那充满杀气的眼神,刘思敏顿时被吓的头皮发麻。

强烈的求生欲告诉她,面前这个人真的敢说敢做!

你与二叔好歹是夫妻,先前大庭广众没动你已经是对你的仁慈。

厉天行整理好袖口,言行举止高端大雅。

人活一世,为钱权勾心斗角不过常情。

但你要知道,我妹妹的幸福你说了不算,豪门说了不算,我说的也不算,一切都在于她!

她想成为什么人,我厉天行就让她成为什么人。

谁敢阻拦,我就杀谁!

若天下人皆违背她之意愿,我便,杀尽这天下人!

说完。

厉天行身上顿时涌出一股滔天的气势,势盖山河,驱狼吞虎。

咏擎清楚。

当初关外面对百万大军压境,少帅就是这样,一人当关万夫莫开。

他既然说出了这句话,就必然是做好了为她身边这个女孩与天下人为敌的准备,这该是何等的宠溺与爱护?

刘思敏:

这位干笑两声,虽然打心底里认为厉天行不过是在人前吹牛逼装腔作势,但手心里溢出的冷汗让她没有勇气接着反驳。

你就吹吧,反正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,再说了,你认为你还有以后吗?

你断林家前程,林半城已经下了死命令,你连今天都撑不过去,还谈什么以后。

内心深处对林家这个庞然大物的强大认知,最终让刘思敏喘过气来。

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。

厉天行摆了摆手,就准备上车离开。

那模样就好似在打发一只讨人厌的苍蝇,让刘思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但当下也不敢继续挑衅。

毕竟。

先前咏擎的神勇,她是亲眼见过的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队穿着制服的警察面色不善的杀入场中,你们谁是厉天行?

见状。

刘思敏神色大喜,底气也是足了起来,二话不说就跑出来指认。

他就是厉天行,我是柳家的人,可以作证他就是在酒店闹事的真凶。

另外,他刚刚还动手打我了,你们一定要转告你们领导,务必要严惩此人!

厉天行眼睛眯了眯,这就是林家的后手?

不容他多想。

一个年轻的警察就拿着手铐朝他走了过来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

咏擎目光一寒,当代少帅要是被戴上这东西,整个南海市的官场都要被清洗到断层。

不过就在他准备阻拦的时候,却被厉天行挥手制止了,毕竟初来乍到,去了解了解也好,你先送我妹妹回去吧。

咏擎没再阻拦。

只不过,也没忘记对这些人叮嘱道:记得礼貌一些,我家主子不想头一天来就闹出不愉快,但我不同,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!

说完也不停留,直接带着厉雪菲离去。

哼!什么玩意。

年轻警察冷哼一声,手上动作不停。

算了徐哲,人家既然愿意配合,那过多的程序便免了吧。

这时,带头的中年男人咳嗽一声,望着咏擎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不行,这人在林家举办的宴会上闹事还打伤了人,不带手铐不符合规矩。徐哲表示拒绝。

这件事。

是上面直接下达的命令,严查严办。

然而,带头的那位并不打算搭理他,亲自拉开车门对着厉天行说道:上车吧。

徐哲目光一凝,最后还是收起手铐,没有公然和上级对抗。

小子,我不管颜斌为什么护着你,但这件事还不算完,等到了警局我看谁还护得住你。

留下这句话,徐哲就追着颜斌而去了。

对于这种小人物。

厉天行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他想去的地方,就算有千军万马守着,也来去自如。

他不想去的地方,哪怕是全副武装的军团来请也不起作用。

归根结底,都在于他一个念头。

颜斌,你到底发什么神经?

这件事是林半城亲自打电话叮嘱的,我父亲交代了,回到警局立马关进大牢,之后随便找个借口弄死,善后由林家来办,你想抗命?

上了车,徐哲就不满的对颜斌质问起来。

颜斌捏了捏拳头。

要不是看在他父亲是副局长的份上,早就大发雷霆了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涉及林家,一条人命副局长绝对不可能不经过局长就下决定,所以更上面的人也必然插手了。

颜斌不敢乱来。

现下只是解释道:刚刚离开的那个大块头不是一般人,我跟不少死刑犯打过交道,他们都不具备那种鹰顾狼视的眼神,那个人很危险。

至于抓的这个,我更加看不透,我调了他的资料,这件事还是见了局长再说吧。

其实他也在赌。

凭借多年的直觉,他能感觉到厉天行绝非善类。

他是局长派系,不希望因为豪门与人的恩怨导致警局收到波及,所以还是谨慎些好。

哈哈哈。

哪知,徐哲突然大声嘲笑了起来。

你是想笑死我吗?谁不知道林家要娶的只是一个平民家的女子?

我看十成是你看走了眼自己吓自己,把人交给我,不然你前程堪忧!

话到这。

已经是明目张胆的威胁了。

颜斌看了他一眼,无动于衷。

活在父辈阳光下的人,会养成这种无法无天的性子也能理解。

不如这样?

徐哲见威胁不到他,脑子一转又道:我们打个赌,你将他带去局长那边,稍后我提我父亲的公文来提人,若我提走了,你自觉辞职让出位置。

若我提不走,我扒下这身皮不说,还给亲自给你道歉,敢不敢接?

好。

颜斌夹着烟,脑海中尽是咏擎的警告和厉天行那风轻云淡的面孔,不由得便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。

哼!

见他接下。

徐哲暗暗窃喜。

老子倒要看看,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物,究竟凭什么这么牛逼!

殊不知。

离去的咏擎从厉天行上车的那一刻就开始着手准备。

这一天。

一道命令直接从京都军部最高层处下达,解密厉天行五年在野历程、身份、战功,稍后以传真方式直接抵达南海市。

此后。

这份档案将再次被作为最高机密尘封。

举国皆内,有权查看的人,屈指可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