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江丝楠,厉聿深全本大结局阅读

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江丝楠,厉聿深全本大结局阅读

小说《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》,是作者大神“香菜牛肉饺子”的巅峰之作,故事里的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丝楠,厉聿深,根据小说《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》进行的改编,主要讲述了:微眯起的凤眸,紧绷的下颌线条,严肃而淡漠。男人缓步而来,强大睥睨的气场导致所有嘈杂瞬间寂静。心底油然而生的畏惧使得无人敢大声喧哗,每个人的动作都不由自主放缓,像是按下了暂停键。江丝楠也不由捂住了胸口,她看着像天神一样的厉聿深朝着自己走近,对上那双冷淡的,毫无感情的眼睛后,也一时间忘记了反应。“这是……厉总?”“是,我有幸见过他一次,就是厉总!”讨

江丝楠,厉聿深《亿万甜妻之厉爷的心尖》全文在线阅读

微眯起的凤眸,紧绷的下颌线条,严肃而淡漠。

男人缓步而来,强大睥睨的气场导致所有嘈杂瞬间寂静。

心底油然而生的畏惧使得无人敢大声喧哗,每个人的动作都不由自主放缓,像是按下了暂停键。

江丝楠也不由捂住了胸口,她看着像天神一样的厉聿深朝着自己走近,对上那双冷淡的,毫无感情的眼睛后,也一时间忘记了反应。

“这是……厉总?”

“是,我有幸见过他一次,就是厉总!”

讨债的人竟也忘记了江丝楠的存在,全都被厉聿深吸引走了注意力。

能够碰见厉聿深,本就是不可多得的机会,在场但凡知道他身份的人,都不会错过。

只是厉聿深气势太过可怕,在场的人尚在踌躇,犹豫是否要上前寒暄。

就在他们思考的短暂时间里,厉聿深已经从保镖开辟的路径里,走到了江丝楠的面前。

“这里很热闹。”厉聿深犹如刀尖般锐利的目光淡淡扫过面前众人,凉凉开口。

有个供应商终于还是开了口:“厉总,我们今天是来找江家人讨债的,您莫非也是?”

谁都知道,如今江氏最大的债主是厉氏集团,若是厉聿深也来要债,那说不定还能有些机会。

岂料厉聿深并未理会这人,而是自顾自的问江丝楠:“你说我是来做什么的?”

江丝楠一哂,不确定的回答:“来……找我的?”

“你还不算太笨。”厉聿深说着,抬起手,在江丝楠的鼻尖颇为亲昵一点。

即便他做这番动作时,依旧表情冷淡。

可在场众人,无不惊骇愕然。

包括江丝楠。

她有些眩晕,鼻尖残留着厉聿深指尖的温度,有些热,有些……撩人。

厉聿深这是在做什么?他不是吃错药了吧?

她迷茫的盯着厉聿深,像是只无家可归的小鹿。

厉聿深神色一沉,突生冲动,想立即将她带至无人境地,绝不让任何一个外人见到她这般模样。

但他此刻显然还有要紧之事。

刚才询问厉聿深那人,颤颤巍巍的开口:“厉总,您和她……”

江丝楠心领神会,理解了厉聿深刚才那样做的目的。

她嘴角一勾,主动挽上了厉聿深的胳膊,手指扯着他的衣袖,显得格外依赖。

厉聿深侧过脸,便见江丝楠忽闪忽闪的杏眸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,那张红润的,似花瓣般娇艳的小嘴一开一合:“九爷,你是在家里等不及了,所以专程过来找我?”

某人回答时声线喑哑:“你觉得呢。”

管他是不是这样,至少旁人都会认为他们有非同寻常的关系。

不过江丝楠并不想在这些人面前,公布自己同厉聿深的“婚姻”关系,这对她而言,并不值得大肆炫耀。

即便消息大肆传播,反而会缓解她如今遭受的压力,可江丝楠心底有一杆秤,她不愿欠厉聿深太多,更不愿让人提起她时,总用异样眼光,认为她只能依附厉聿深。

他们又不是真的夫妻,结婚并不是她的免死金牌,有时候,太习惯了享受,就再也舍不得丢弃那种滋味了。

江丝楠怕自己上了瘾,戒不掉。

那些人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,开始权衡利弊。

厉聿深便在这样的沉默里,淡淡说:“江家欠下的三十亿我都不怕她跑掉了,你们手里的钱不会拿不到,你们也不需要这样威胁欺负她。”

他一句话,便是给这些江丝楠的债主吃了定心丸。

这是厉氏集团的总裁在为江氏做担保。

江丝楠没想到他会这样维护自己,咬了下唇,也鼓起勇气说:“各位,我知道江氏还欠你们很大一笔钱,但这笔钱江家人不会赖账,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……我一定会将所有的欠款都还清。”

已经有了厉聿深的承诺,他们不会再为难江丝楠,也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。

“那你尽快给我们个时间,期限之内必须要将钱还清。”

“我们这是看在厉总的面子上才给你这个机会,你们不能再赖账了。”

江丝楠继续承诺,花了好些时间将债主们的情绪安抚,然后送走了他们。

地下车库又变得空空荡荡,江丝楠松口气的同时,陡然想起还挽着厉聿深的手臂,触电一样收回了手。

厉聿深感觉到手臂一空,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。

这算是什么?用完就扔?

某总裁顿显不高兴了。

不过紧跟着就收到了江丝楠真诚的感激,他的心情又才多云转晴。

“今天真的很谢谢你!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肯定……”

厉聿深嘴角扬起弧度,又刻意压下摆出冷淡姿态:“那你打算怎么谢我?”

“唔……九爷希望我怎么谢你?先说好,我现在可是穷人,所以礼物什么的我送不起……”

“那就先欠着。”

厉聿深再次将江丝楠拎着上了自己的车:“跟我去趟公司。”

“去做什么?!”

江丝楠瞪大了眼睛。

厉聿深没有回答,态度强硬,显然无论做什么,她都跟着去。

车内安静之后,江丝楠便开始思考今天自己来的消息为什么会走漏,她回来的消息并未宣扬,父母的生意伙伴应该也都不知道。

而江氏的股东里,也就只有她今天联系的那位知道。

目标顿时明确下来。

心里凉了半截,江丝楠忽然明白,她的身边如今虎视眈眈,并非什么人都值得信任。

胡思乱想着到了厉氏集团总部大厦,进入地下车库前,江丝楠抬头望了眼直冲云霄的高楼,瞬间觉得自家集团完全是个小虾米,够寒酸的。

从总裁电梯直接到大厦顶层,江丝楠跟在厉聿深后头亦步亦趋,完全没有看路。

所以当他突然停下脚步后,江丝楠就直直撞上他的后背。

“唔!疼!”

江丝楠捂着鼻子,眼睛泛着湿润光泽。

厉聿深转过身来,拧起眉:“怎么这么傻。”

“明明是你不打招呼停下来……还怪我咯。”江丝楠瓮声瓮气的嘟囔。

然后她就听到了厉聿深极其罕见的,忍俊不禁的笑声。

“傻的还挺可爱。”他说。

江丝楠的世界里,又开始噼里啪啦冒火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