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叶天林婉儿_全文免费阅读_一叶孤舟

叶天林婉儿_全文免费阅读_一叶孤舟

叶天林婉儿小说叫《护国战婿》,作者是一叶孤舟,剧情非常饱满,为您提供护国战婿小说完本阅读。护国战婿小说主要讲述了:大约半小时后,叶天与林婉儿来到一个破旧小区,这里的楼房仍保留三十年前的建筑风格。叶天跟着林婉儿进入一栋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公寓楼,上了二楼,再延着右边的走廊走到底。婉儿,你们就住在这里?叶天见林婉儿拿出钥匙开门,随即下意识认为此处是林婉儿的家。林婉儿扭头看了叶天一眼,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,欲言又止,最......

第15章 丈母娘的自责

许玉梅穿上那件白色连衣裙后,整个人容光焕发且略显年轻,气质端庄娴雅,颇有大家闺秀风范,已无先前那股土里土气的农妇形象。

许玉梅心情大好,来回走动,惹来周围不少女人嫉妒的目光,果真应验那句人靠衣装马靠鞍,不过她也自知身上的裙子终究是买不起。

妈,这件裙子实在是太适合你,今天你真漂亮。林婉儿忍不住对许玉梅由衷的夸了一句。

哎,婉儿,这件裙子好看是好看,穿上去也合身,但是我们根本买不起,又有什么用?许玉梅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裙子,轻叹了一口气。

妈,你放心,以后我会攒钱给你买。

林婉儿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认真回道。

许玉梅抬眸看了林婉儿一眼,见林婉儿一副认真的样子,不由得婉拒道:婉儿,真的谢谢你了,今天我已经知足了,今后你也不必为我攒钱来买这件裙子,我们这个家折腾不起。

林婉儿心中五味杂陈,只好听从许玉梅的话。

可就在这时,前方传来一阵骚动,在数个导购小姐的簇拥下,李美芳与张泽宇满面春风冲许玉梅母女走来,很明显是来看他们出洋相。

玉梅,今天你算是穿得人模人样,不过你买得起吗?李美芳见许玉梅那身打扮,眼睛猛地一亮,但是她话语中却带着一股浓浓的酸意。

许玉梅被李美芳这么一说,她的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,毕竟现在她囊中羞涩真的买不起身上这件裙子,而且她更不相信叶天能买下来。

李美芳高傲扬起下巴,立马向对面的许玉梅头投去一个充满挑衅的眼神,这才对张泽宇开口夸赞道:泽宇,我的贤婿,这次我真要好好感谢你,一件二万五千的裙子说买给我就买给我,不像某人的女婿是个吃软饭的废物。

许玉梅心中恼怒不已,很明显李美芳是想借她女婿之手来踩她一脚,不过她却也无可奈何。

谁让她摊上一个不争气的废物女婿!

张泽宇目光扫了许玉梅一眼,便对林婉儿伸出援手道:婉儿,我看许阿姨很喜欢那件裙子,如果你实在买不起的话,我可以借钱给你。

不必了,不劳你挂心。林婉儿冷冰冰的回绝道。

婉儿,我真的很想帮你,你就别再推辞了。

张泽宇不怀好意笑着道,他无非是想获得林婉儿的好感,说不定以后他们能擦出某种火花。

呵呵,是吗?那件裙子可是要十万,你还肯借钱给我?林婉儿微眯了下眼睛,似笑非笑道。

什么?张泽宇满脸的震惊,今天他为了讨好丈母娘,这才拿出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去买一件两万多的裙子,他可不想再打肿脸充胖子。

林婉儿见张泽宇吓怂了,便不再搭理他。

张泽宇脸色阴晴不定,感觉自尊心受到极大地打击,目光扫视一圈,不见叶天的踪影,这才看向林婉儿没好气问道:林小姐,叶天去哪儿?我说他该不会怕买不起才躲起来不敢见人?

林婉儿紧咬红唇,其实,她也不知道叶天去了何处,不过她隐约记得叶天说过他会去付款。

谁说我躲起来不敢见人?叶天大踏步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只不过闲得无聊才出去溜达一圈。

张泽宇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之色,立即对叶天出言发难,叶天,你来的正好,先前你在我们面前夸下海口要给许阿姨买下海天广场最贵的裙子,现在你能不能让我大开眼界一下?

泽宇,你可别为难叶天,这家专卖店最便宜的一件衣服也要上万,更何况他只不过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,哪里付买得起一件十万的裙子?李美芳也紧跟着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。

你们无非是想来看我出丑,不过这次恐怕让你们失望。叶天抬手指了指许玉梅身上的裙子淡然开口道:我早说过,我能买下海天广场最贵的裙子,我妈身上那件裙子就是我买的。

我可以为叶先生作证,之前他确实已经付过款。

小杨十分配合叶天,毕竟叶天让她受益,这次她可以拿到不少提成,更何况她意识到叶天来头不简单,不是她这个小人物所能招惹得起。

周围几个导购小姐瞪大了眼睛,看小杨的眼神多了几分羡慕,无不后悔先前对叶天的轻视。

这不可能,叶天,你哪来的钱?张泽宇满脸的不可置信,他早对叶天了如指掌,一个吃软饭的废物绝对不可能买得起一件十万的裙子。

他很看不惯叶天那副嚣张样才想来看叶天笑话。

不曾料到,现在竟然彻底的翻车了!

叶天一个无能的废物凭什么能超越他!

李美芳同样难以置信,伸手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强烈的痛感让她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事实。

叶天冷声道:这个你不配知道,不要自以为很了解我,我的能耐岂是你这般蝼蚁所能想象。

许玉梅一脸的匪夷所思,看叶天的眼神充斥着震惊,起初她彻底无视叶天那些不切实际的话语,现在看来从头到尾都是她错怪了叶天。

不仅如此,先前她在错怪叶天的情况下曾出手扇了叶天一巴掌,当时叶天更对她毫无怨言。

叶天为了给她尽孝心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!

一念至此,许玉梅内心无比的自责。

随后,啪地一声脆响传来。

许玉梅忍不住抬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记耳光。

妈,你怎么打自己?

叶天见许玉梅扇了自己一记耳光过来关切道。

叶天,之前都是妈错怪你了,我在这里向你认个错。许玉梅一脸自责对叶天认真道了个歉。

妈,我真的不怪你,你没必要这样。叶天回道。

许玉梅心中一时间有所释怀,反而有所疑惑起来,她一时想不通叶天的钱究竟从何处得来。

许玉梅心情大好,以往李美芳总是不留情面奚落她,今天终于可以在李美芳面前抬得起头。

许玉梅眉头舒展开来,看着对面脸色阴沉的李美芳戏谑道:美芳,虽然我这个女婿平日里看起来并不出色,但是他对我的好显而易见,出手如此阔绰,一件十万的裙子说买就买,起码比你的那个贤婿强上不止一星半点。

李美芳神色一窘,涨红了脸,低着头不敢看许玉梅,浑身不自在,今天她真是丢脸丢大发了。

张泽宇亦是羞愧得无地自容,他本来就是想看叶天出洋相,却不曾料到反而让叶天打了脸。

李美芳与张泽宇见讨不到好处,提前逃离。

不久之后,叶天与许玉梅母女也离开海天广场。

景福小区,林家客厅。

叶天与许玉梅母女回到了家。

叶天刚坐下来,却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死死定格在他身上,那道目光的主人正是许玉梅。

叶天,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?

许玉梅死死地盯着叶天,一脸的严肃。

妈,你让我给你解释什么?叶天不解的问道。

许玉梅迫不及待追问道:叶天,你少给我装糊涂,老老实实交代,你这十万是从哪里来的?

林婉儿看向叶天,她对此也极为好奇。

妈,婉儿,我的钱来路很正,我好歹当过几年兵,那是上面给我发的退伍费。叶天见许玉梅母女如此上心,犹豫片刻随口敷衍了一句。

原来是这样,叶天,现在你那里还有多少存款?许玉梅信以为真,急忙对叶天询问了一句。

妈,我想应该快花完。叶天又开口敷衍道。

许玉梅顿时一脸肉疼,不由得对叶天训斥道:叶天,你这个败家子,早知道是这样的话,我真不该买这件裙子,可惜现在标签都撕了。

妈,你安心拿去穿,咱们就任性一回。

叶天一脸满不在乎,对许玉梅安慰道。

尽管叶天这样安慰,许玉梅却还是无法释怀,自顾自抱着她的那件十万买来的裙子心痛去。

叶天心中苦笑不已,如果今天他将整个专卖店的衣服全买下来,也不知道丈母娘会不会当场拿刀砍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