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末世小农女许小鱼小说大结局

末世小农女许小鱼小说大结局

已完结短篇小说《末世小农女》,是作者“小橙汁”的巅峰佳作,讲述了许小鱼虐心动人的爱情故事。只是很快,那簇火焰又熄灭了。多少大夫断言他活不过十六,许小鱼不过是个孩子罢了,可笑的是他竟然还信,奢望活着!  长期生病,让许五郎变得很敏感,那双眸子看着人的时候,总是显得特别阴沉,而他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怀疑。  许小鱼觉得自己不拿出本事来不行。  她看了许大郎一眼:大哥,你晚上是不是经常因为肩膀疼得......

《末世小农女》第006章先打断腿,银子我赔

翌日。

  许小鱼看过傅承彦后,就开始着手准备炮制给许五郎治病的药丸了。

  她列了张工具清单以及一副药方,让许有才到镇上采买。

  许五郎坐在屋檐下,晦涩不明地看着那许小鱼的身影在忙碌。

  许小鱼察觉到他的目光,便搬到他身边坐下:五哥,你

  话还没说完,许五郎就闭上眼睛,明明白白告诉许小鱼,他并不想跟她说话。

  许小鱼:

  这生病的人怎么就不能放开心胸,跟人谈天说地吗?

  两人坐得很近,却又自成一国,井水不犯河水。

  许小鱼挑挑拣拣,很快将没用的枝叶去掉。

  正要起身时,院子外头却吵闹起来。

  许有才你这上门狗,给老娘滚出来。你家这小畜生打伤了我儿子,不赔银子说道说道,我跟你们没完!尖锐的骂声随之响起。

  上门狗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,生的儿子病的病瘸的瘸,还养个傻子给你儿子睡,多大能耐呢,外来户也敢在大富村横?再不出来我可就砸门了。

  许五郎目光阴郁,吃力地站起来。

  别动,我去看看。许小鱼拦住他,疾步往院门走去。

  话一落音,外头就鸡飞狗跳,乒乒乓乓砸起来。

  许小鱼立刻加快了脚步,推门一看。

  她的大侄子许天被一个女人扯住后衣领,两边脸颊指印赫然,另外两个侄子则吓得哇哇大哭。

  小傻子给老娘滚开,许有才那只上门狗呢?怎么,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不给银子是不是?徐翠芳一边骂一边扬手又要打孩子,再不出来,老娘就啊!

  许小鱼随手抄起门边的木棍横扫过去,徐翠芳的骂声变成惨叫。

  不消片刻,许小鱼就提着棍子冷冷地看着她。

  徐翠芳不知死活地开骂:你这个破烂货小娼妇,敢伤我儿

  许小鱼看也不看,又一脚踹过去。

  徐翠芳失声惨叫。

  动静太大,村民们被惊动,纷纷跑来看情况。

  大富村多数姓张,许家是逃荒才落户到大富村的。

  当他们瞧见是他们姓张的吃亏,挽起袖子就要教训许家:姓许的别以为儿子多了不起,这是大富村,我们姓张说了算,今儿个这事不赔罪,别怪我们不客气!

  与此同时,刚刚下地没多久的许大郎和许二郎以及张桂英被喊了回来。

  有人一把揪住大郎:你今天要是不个说法,许家就滚出大富村!

  许大郎见这架势,一个劲赔不是:对不住对不住。

  不拿银子出来这事没完!徐翠芳爬起来,叉着腰说,还有那个傻子,不跪下来磕头认错,老娘饶不了你!

  许小鱼似笑非笑,举起那根木棍,神色淡淡地道:怎么个没完法?

  咔擦。

 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这可是装锄头柄子用的硬木啊,别看不大,砍起来却很费劲,这傻子竟徒手掰断?

  先动手的人多就有理?那我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拳头硬是道理!许小鱼吐字如冰,神色阴冷慑人。

  小鱼儿,你、你许大郎吞了吞口水。

  村民们这才回过神来,平时说话都含含糊糊的傻子,不止是说话流利还变凶狠了:傻子不傻了?

  小孩子打闹,你作为大人,事情没弄清楚就不分青红皂白就先打人,还要我们赔医药费,这是哪门子的道理?如果是你儿子先动手呢,你凭什么让人赔?许小鱼冷冷环顾一周。

  大富村是你们张氏族人多,可别忘了,许家落户是朝廷安排的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你们还能越过律法代替朝廷不成?

  你没看到我儿子摔破皮了吗?他可是我们家命根子,你们许家难道不该赔银子吗?这上哪儿说,都是你们理亏。张大牛怒道。

  不是的,是他想先动手推许阳,许阳躲开了,他自己摔地上了,就说我们推,我们根本没碰过他!挨打的许天大声道。

  呵许小鱼冷笑,先撩者贱,你们自食恶果,还敢倒打一耙?既然这样,那我就先打断他的腿,这银子我赔!

  许小鱼说着,作势就要打徐翠芳的儿子张永刚。

  徐翠芳吓得立刻松开许天,死死搂住张永刚,尖叫道:你敢动手我跟你拼了。

  好,那我辛苦点,连你一起打!

  徐翠方连连后退。

  她万万没想到,许小鱼发起疯来这么心狠手辣。

  你个小贱人胡说八道不得好死,你个婊子养的徐翠芳暴跳如雷,脏话拼命往外蹦。

  许小鱼上前一记耳光打得她两眼发黑。

  嘴巴放干净点,再敢骂我,打掉你一口牙。

  血腥味在徐翠芳嘴巴里弥漫,恐惧如潮水般袭来。

  徐翠芳在大富村横行了几十年,从来没人这么上手就打她的。

  可许小鱼那黑幽幽的眼睛仿佛随时会蹦出来吃人一样,徐翠芳半点还手的念头也没敢生出来。

  之前我生病不记事,现在我好了,你们可别不记打,人多可不一定厉害!许小鱼阴恻恻地道。

  村长以及张氏族长匆匆忙忙赶来。

  小孩子打架不是常有的事,一个两个还像不像话了?连大人也闹起来,你们不要脸,我们大富村还要脸。村长训斥。

  不过小事而已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这事就这么算了,谁以后再提,别怪我不客气。张氏族长也开口,地里活都干完了吗?有什么好看的!

  表面上是在骂徐翠芳他们,实际上还是偏帮。

  大富村排外,哪怕许家在大富村落户几十年,许有才还娶了本村的女人,依旧被轻视排挤,被骂上门狗。

  要不是张桂英泼辣撑起许家,都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。

  许天忽然哇的一声吐了。

  许家人见状六神无主,慌忙上前。

  小天你怎么了?你可别吓奶奶!张桂英急得掉泪,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快请大夫啊。

  许家乱成一团。

  徐翠芳趁机抱起张永刚,赶紧也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