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沈玥许绍城小说(连载中) 护妻总裁虐渣忙全文阅读

沈玥许绍城小说(连载中) 护妻总裁虐渣忙全文阅读

人气满满的小说《护妻总裁虐渣忙》是网文作家二三三 的优质力作,沈玥许绍城是这部小说的主角,情节概述:晨会上,总经理宣布了贵客入住的消息,要求各部门经理在这段时间内督促手底下的人小心小心再小心、仔细仔细再仔细。而作为与贵客有最直接接触的客房部的经理,沈玥更是被他留下来耳提面命了一番:许总有很严重的洁癖,房间必须时刻保持清洁。你跟前台通好气,只要看到许总出去,就立刻联系保洁进去打扫。还有,让保洁不要乱 ......

《护妻总裁虐渣忙》006 财产分割

赵家父母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沈玥的办公室在临街的这一边。

她上去以后没过多久就听见了楼下传来的警笛声。

她推开窗户往下望,只见一辆警车停在了酒店门口。

几分钟后,两名警察带着赵家父母出来。

出乎她意料的,赵家父母并未反抗,甚至连拉扯的动作都没有,乖乖地跟着警察上了车。

而这其中的原因,她后来听前台小米说起才知道:许总说要花两百万买他们两条命,把他们吓得够呛,见着警察就像见着救星一样,非得跟着警察一块儿走,让警察保护他们。

小米说得眉飞色舞,沈经理你是没见着他们俩后来那样儿,跟丧家犬似的,特别可笑。

沈玥却笑不出来。

那两人闹这么一通,丢的不只是他们自己的脸,还有她沈玥的——不论怎么样,在外人眼中,他们都是她的公婆。

**

不出意外的,还不到中午,沈玥就被总经理亲自召见了。

她站得笔直,两只手恭敬地在身前交叠,脑袋也垂得低低的,安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。

然而并没有。

相反,总经理竟体贴地询问她:需不需要再给你放几天假?

沈玥惊诧地抬头,想看看他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——以往她做错事儿,可是只有挨骂的份。

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,总经理沉了脸,恢复一贯的严厉模样。

——沈玥竟有几分心安。

今天发生的事,虽然不是你能够控制的,但毕竟是因你而起——

沈玥的头又低了下去。

我给你三天的时间,处理好自己的私事,不要再让这些影响到你的工作。

如果还有下次,你今年的年终奖就全部扣光。

沈玥心里一个咯噔,连忙向他保证:我一定会尽快把自己的问题解决。

等到沈玥离开总经理办公室,在会客区坐了很久的许绍城才从屏风后走出来。

总经理忙赔着笑脸,叫:许总。

许绍城微一点头,在他的对面坐下。

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,给沈经理放了假。

总经理说。

我听见了。

许绍城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语气也是不咸不淡的,还有一件事。

他的目光转冷,令总经理不由瑟缩。

您说。

让施语涵今天就退房,通知皇庭所有酒店,把她拉入黑名单,以后都不许她再入住。

这总经理有些迟疑,施语涵的房间是剧组订的,这一次他们剧组的几位大咖都是住的我们酒店,我就怕让施语涵退了房,其他人也会跟着一起退

那就让他们一起退。

许绍城几乎没有犹豫,面上更添一分冷然,这么点损失,皇庭也不是承受不起。

总经理被他的气势震慑住,连连点头:好的,我这就安排下去。

**

平白得了三天假期,沈玥却一点儿也没感到高兴。

她给赵建恒打电话:你今天有空吗?咱们见一面吧。

赵建恒说:行,正好我也要找你。

他的语气不善,像是在压抑着怒气。

——好几个小时的时间,足够他爸妈把状告到他那儿去。

三点半,人民医院旁边的‘筑雅咖啡’。

赵建恒自顾自地做出决定,不等沈玥答应就挂了电话。

沈玥本就窝了一肚子的气,要不是想早点把这破事儿给解决了,就赵建恒这态度,她铁定不会去赴约。

三点半,她准时赶到了筑雅咖啡。

这家店不大,也就十来桌的规模,但混在人民医院附近的一众小餐馆中,已经算得上是环境极佳。

这个时间,店内没什么客人,沈玥一说自己要找人,服务生就很精准地把她领到了赵建恒的桌前。

如沈玥所想象的那样,赵建恒的脸色很不好,见她来了,连声招呼也不打,眼里也满是愤恨。

沈玥仿佛什么都没看见,施施然地坐下,并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。

一杯柠檬茶,谢谢。

她冲对方微笑。

服务生一愣,好的。

随即红着脸飘飘然地走了。

赵建恒的脸更黑了。

还没离婚呢,你就想着招惹男人了?他恶狠狠地瞪着沈玥,好像她是什么千夫所指的罪人。

沈玥觉得好笑——而她也确确实实地笑了。

且不说我没有招惹人家,就算我招惹了——她敛了笑,眼神逐渐变得冰冷,赵建恒,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

赵建恒僵住,几秒种后生硬地转移了话题:你不是想离婚吗?把这份《离婚协议书》签了,我明天就跟你去民政局。

看到摆在他面前的那个文件夹,沈玥的心一沉。

从她发现他和梅冰有染到现在,还不到两天的时间,就算他在把梅冰送到医院以后立即去找了律师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起草出一份正式的《离婚协议书》。

那么只有一个可能——

这是他老早就准备好了的。

你等多久了?沈玥冷笑着问。

赵建恒一怔:什么?

跟我离婚。

沈玥紧紧盯着他。

赵建恒心虚地别开了眼,不耐烦地说:你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?!

呵。

沈玥轻哂,拿过那份《离婚协议书》,翻开来仔细地看。

他们俩没有孩子,协议的重点自然在财产分割。

赵建恒要求严格按照法律规定,将双方的婚内财产平分。

对此沈玥没有异议。

他俩收入水平相当,平分下来也就是双方都保留自己的那一份资产,谁也不占谁的便宜。

她唯一在意的是——

房子呢?

她翻遍了整份协议,也没看见任何有关于房子的内容。

房子你打算怎么分?

这套房子是他们俩结婚以后买的。

因为赵建恒的钱都拿去买了股票,手头没有存款,沈玥卖了自己那套住了多年的一室一厅,堪堪付了首付。

赵建恒则用帮忙还房贷为条件,换来房产证上加了他的名字——可这一年多来,他一分钱都没有出过。

按照沈玥的想法,这房子完全是她一个人在供,自然应该归她所有——最多她给赵建恒一点钱,让他费点劲办个手续,把房产证上他的名字拿掉。

分什么房子?赵建恒反问她,神色中有几分得意,沈玥你搞清楚,咱们住的那套房子,跟你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