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 > 萌宝驾到:误惹冷酷总裁靳司琛简惜结局-萌宝驾到:误惹冷酷总裁免费阅读

萌宝驾到:误惹冷酷总裁靳司琛简惜结局-萌宝驾到:误惹冷酷总裁免费阅读

靳司琛简惜是作者酒暖花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,更有真实性。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,很有理论性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简惜一时间看呆了,心里只有震惊。看够了?男人甩开她的手,语气冰冷。简惜回过神,心中还很惊讶,这个人不会是她儿子的爸爸吧?只是这个念头一出,简惜就否定了。世上哪会有那么巧的事?那么容易让她碰上孩子的爸爸。况且,当初艳照上的男人,根本不是他。儿子只是某些地方和他神似而已,简惜心里这样想着,脸上扯出歉意的......

《萌宝驾到:误惹冷酷总裁》第6章 艳照上的男人

突然听到靳浩言的声音,简惜一时惊怔,脑子里浮起当年婚礼上的一幕幕,他的无情和不信任让她想起来还很寒心。

靳浩言把一个文件袋放到办公桌上,一低头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女人。

他神色蓦然一变,瞳孔骤然收缩:你简惜?!

简惜还没出声,倒是坐在大班椅那的靳司琛耐人寻味的打量他们:怎么?你们认识?

不认识!简惜几乎想都不想就脱口道。

靳浩言默了下继而冷笑一声:确实不认识,我认识的简惜已经死了。

简惜终于抬眸瞪向他,两人目光隔空交接,分明有种压抑的气氛。

简惜最终还是保持住了冷静,她今天刚来公司报道,在这里和靳浩言大吵一架对她没什么好处。

她抿了唇别开脸,就当真的不认识他。

小叔,她是谁?靳浩言目光依旧盯着她,她为什么会在这?

靳司琛已经把他们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,他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淡声道:她是公司新聘的设计师。

设计师?她现在有这种本事?

五年不见,她竟还和当年一样,他以为她会落魄会过得不好,不曾想她比以前更优秀,也更添了一丝韵味。

靳浩言暗暗捏紧了拳头。

你没事可以回去了。靳司琛收下他送过来的文件袋。

靳浩言的视线这才收回来,绷紧的脸分明压抑着什么,但他什么都没说,对靳司琛点了个头然后大步离开。

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远,简惜紧绷的心弦松下来。

她没想到自己的新老板竟然是靳浩言的小叔!

只是靳司琛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而已。

她的心湖到底还是被打乱了,维持着表面的镇定:总裁,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吗?

靳司琛眸光幽沉的看她一眼:去吧。

他看到她眼底的一丝无措,看来易繁的调查没错,她是他侄子的前女友。

简惜离开总裁办公室,有些恍惚的走向电梯,转角处倏然伸出一只手把她抓过去。

啊她低呼一声,那人立即捂住她的嘴,强行把她拖到无人的角落才放开她。

靳浩言?你想干什么?她挣脱了束缚,看清楚绑她的人是谁后,心里蹿起了愠怒。

靳浩言欺身逼近她面前: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,你怎么还有脸回来?你来中盛想干什么?

简惜没有退后,抬头对上他:你刚才不是听到了,我现在是中盛的设计师,我当然是来工作,还能干什么?

工作?呵恐怕你另有目的吧!他扣住下颌,凑近她:你是不是又犯贱想来勾引我小叔?

简惜眸光一凝,挥开他的手,抬手就甩他一巴掌!

靳浩言!你最好不要再胡说八道,不然我告你诽谤!

被她打一巴掌,靳浩言也怒了:你不就是这么下作的女人吗?到了今天你还装什么清纯?

靳浩言,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你不能侮辱我!陆欣晴一句话你就信了,你为什么不信我?她知道他还在为当年那些相片辱骂她。

还有,你相信那些相片是真的?你有没有想过相片为什么会在婚礼上出现?

靳浩言脸色难看的盯着她,心里有一点动摇,但依旧不相信:你敢说你没有背叛过我?

简惜心累了,淡漠的望着他:你爱信不信,反正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。她说完便越过他匆忙离开。

如果知道靳浩言的小叔就是中胜的总裁,她绝对不会来这里上班,她不想再和靳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了!

一天的忙碌工作结束后,简惜有些疲累的回到住处。

只是她才进门,简星辰就皱着眉头捂着小肚子从房间出来:妈咪,我肚子疼。

简惜闻言连忙把他拉到面前,摸了摸他的肚子:怎么了?是不是今天在幼儿园吃坏东西了?

简星辰摇摇头:我不知道。

他的小脸有些白,额头还冒出了冷汗,简惜了解自己的儿子,如果不是很疼,他不会吭声。

妈咪现在就带你去医院。

怎么回事?刚刚不是还好好的?刚出门买菜的顾雨珊一进来就听到星辰肚子疼,急忙拿起车钥匙:我去开车。

两人带着简星辰来到医院,医生检查过后,说是水土不服导致。

简惜和顾雨珊瞬间松了口气。

我去拿药,雨珊你帮我照看下星辰。简惜说着拿着药方立即去药房。

简惜很快取到了药,正往回走,转角的时候冷不丁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陆欣晴!

她在对面走廊,虽然两人间隔着一段距离,但简惜还是一眼就认出她!

此时,陆欣晴正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说话。

简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,但他们举止暧昧,不知道的人会认为他们是男女朋友。

难道陆欣晴背叛靳浩言?

简惜凝眸打量那个男医生,这男人的侧脸怎么那么像当年婚礼上那些艳照里的男人!